今天是:
天气预报:
站内搜索: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网站首页 重点推荐 工作动态 国防动员 军校招生 优抚安置 涉军维权 驻军风采 校园军笛 教育基地
国防法规 国防理论 国防知识 国防历史 国防人物 国防讲堂 兵员征集 视频点播 武器装备 专题报道
您当前的位置:安徽全民国防教育网武器装备陆军武器装备

“眼镜豚”的崛起——中国陆航WZ-19武装直升机  

2014年03月13日 10:11
稿源:网易


新型武装直升机(上图)从下方看,机身设计与眼镜蛇直升机(下图)非常相似

直-9早期的一种并列双座设想图

官方照片中右下角的新型直升机座舱清晰可见

“武直-19”早期试飞型号,正式服役型号与其相比有小幅改动

武直-10服役后,其发动机与原型机有明显区别(小图为原型机发动机喷口位置)

网络上流传的武直-19照片

 俄罗斯“安萨特2R”侦察直升机

武直-19(上)与OH-1(下)对比图

美国舰载“眼镜蛇”直升机

挂载反舰导弹的直-9舰载直升机

  “武直-19”的出现

  2012年的春节假期过后,有网友上传了一组我国华北某地陆航武装直升机在城市上空编队飞行的照片,人们发现在机群中,有一种很奇怪的“身板瘦弱”的武装直升机,从外形上看,该机采用串列式座舱布局和函道式尾桨,其“瘦弱”的机体从正下方看,和著名的美国“眼镜蛇”武装直升机的机体设计非常类似,而从尾部看,又非常像“海豚”直升机。

  正是因为其机体结构非常像“眼镜蛇”武装直升机和“海豚”直升机的结合体,军迷们亲昵的把这种新型直升机称为:眼镜豚。

  在我国装备的武装直升机中,采用串列式座舱布局的只有大家熟知的中航工业昌飞公司的“武直-10”直升机,而早在2010年7月底的一期《中国航空报》中,一则题为《哈飞成立重点型号共产党员突击队》的新闻配图中,细心的网友可以很清楚地看到在哈飞车间内进行装配的直升机除了大家极为熟悉的的“直-9”外,在照片的左下角还出现了一种明显是采用串列式座舱的未知型号的直升机。哈飞公司的“直-9”系列直升机大家都非常熟悉,已经不用再多介绍。关于“直-9”的系列改型,除了早些年在珠海航展上昙花一现的一种采用并列双座模型外,在机体设计上,并无太多变化。 

  那么,这架采用串列式座舱的新型直升机,是什么型号呢?

  其实,该型武装直升机已经不止一次的出现在军迷的视野中,在军事网站中,它的飞行照片一直有陆续出现。在刚刚出现的一张照片上,该型武装直升机尾梁上的陆航编号清晰可见,这证明:我军已经开始正式装备这种武装直升机。

  从极其有限的公开资料以及外媒的相关报道中,我们尝试对该型据称为“武直-19”的武装直升机做一个简单描述:武直-19,哈飞研制的轻型武装直升机,其设计源自于“直-9”,采国际上专用武装直升机流行的串列式(也叫纵列式)座舱布局,四桨叶单旋翼,机体较窄,前三点固定式起落架,前机身改动较大,后机身基本继承直-9式的涵道式尾桨,可同时挂8枚反坦克导弹及两个火箭弹发射巢。

  在解放军已经装备了“武直-10”武装直升机的情况下,“武直-19”的突然出现多少让人感到突兀和意外,甚至有不少军迷曾经判断:“武直-19”只是“武直-10”竞争失败的型号,你们看到的照片只是试验飞行而已,“武直-19”绝不会装备。

  中国武直发展的崎岖之路

  我们都知道,陆军航空兵是一支以直升机为主要装备的现代化技术兵种,它作为一支独立的兵种,虽然诞生于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但来势迅猛,虽然中国陆航部队已经实现了由战术运输型向攻击型、由执行陆地攻击任务向执行沿海岛礁任务、由单批单架飞行向大机群编队飞行方向进行了转变,但在装备和作战水平上,相较于其他先进国家,仍较为落后。在不是很久之前,中国陆航部队除了引进数量有限的轻型专用武装直升机“小羚羊”之外,大多只能算作武装运输直升机。尤其是大家熟知的“武直-9”(Z-9W),虽然填补了国内相关型号空白,但是也存在着火力弱、防护有限、不具备全天候作战能力的不足。因此,我国陆航的攻击能力还十分有限,与我军新的战略需求还有一定差距。从我军现阶段的发展需要来看,武装直升机的配备比例必须增加,需要下大力气装备大批专用武装直升机,来实现陆航战斗力的飞跃性提升。为了实现从通用武装型向专用武装型的跨越,中国于上世纪90年代启动了“武直-10”的研制工程,大家以“专武直-10”来强调它是一架专用武装直升机。

  然而,没有强劲的涡轴发动机,装备重型武装直升机只能是苍白的愿望。因此,在4吨级“直-9”发动机基础上向最大起飞重量10吨迈进,难度可想而知。据海外媒体报道,“武直-10”在原型机上采用的是加拿大普·惠公司出品的PT6C-67C发动机,它是加拿大普·惠公司PT6涡桨/涡轴发动机系列较新的型别,带有全数字电子发动机控制装置(FADEC),驾驶员负担低、工作可靠性好,总输出功率为2500千瓦。虽是民用型别,但这种发动机寿命长(翻修间隔3500小时)、性能稳定可靠、重量轻、体积小,采用双发,完全能满足“武直-10”的要求。然而美国国务院在2007年10月24日表示,关于普·惠加拿大公司向中国第一种自主研发的“武直-10”攻击直升机提供发动机一事,美国正在展开调查。普·惠加拿大公司表示,在2000年该公司赢得一项合同,为中方一款军民两用的直升机提供PT6型发动机,经加拿大政府出口审批许可,他们向中国提供10台该型发动机。2002年以后,加拿大政府对售华发动机项目进行重新评估,加方没有再向中方提供任何发动机。随后,在“武直-10”的试飞照片中,我们发现,其发动机已经与产生了明显的变化:发动机排气口均位于机身两侧,而不是像早期机型那样位于机身上部。至此,“加拿大在美国压力下取消了供货计划,这令中国‘武直-10’列装的时间不得不延后”的传闻得到了验证。

  与此同时,中国航空工业中常见的“心脏病”再次出现:作为代替PT6C-67C发动机的的国产涡轴-9A发动机迟迟不能投产,导致“武直-10”暂时难以定型服役,甚至数次流出“下马”的传闻,即便是采用国产发动机后,但因为功率偏小,加上“武直-10”空重在5000公斤左右,这严重限制了“武直10”的载弹量:最大载弹量与“眼镜蛇”、“超级眼镜蛇”、“虎”、A-129和米-24持平(8枚反坦克导弹),远远低于美、俄现役的“阿帕奇”、米-28和卡-50/52(16枚反坦克导弹)。不是重型武装直升机不好,也不是不想要重型武装直升机,但在需要与可能面前,选择务实似乎更加客观,“武直-10”的难产以及“心脏病”带来的不足,导致武装直升机的发展无法满足陆航迫切的需求。

  装备“武直-19”的分析

  我们再把目光转向大洋彼岸的美国,2004年2月23日,美国陆军已经进行了13年研制、耗费69亿美元的RAH-66“科曼奇”武装侦察直升机计划被一笔勾销,“科曼奇”的下马震动了国际直升机界,耗费了巨资和前后近20年的研发时间却换来了一场空,可以想象,美军高层对其转型方向进行了反复的考虑,其实这也是一个很痛苦的过程。随后在新的美军构架中,“科曼奇”随后被更实用而且廉价的“ARH-70”武装侦察直升机代替。在其他国家的经验教训和“武直-10”项目进展缓慢的情况下,技术上完全源自“武直-9”而又具有比“武直-9”更高战斗力的“武直-19”自然成为中国陆航短期内代替“武直-10”作为武装直升机主力型号的最佳选择。

  虽然军方在选择航空装备时不可避免地受到了我们国家现有发动机和其他机载设备技术发展能力的限制。但实际上,随着机载设备和航电技术的发展,一些装备对飞机平台的性能要求反而不像以前那样苛刻。并且,在通用直升机基础上研制专用武装直升机早有先例,美国第一代武装直升机AH-1是利用UH-1通用直升机的基础改进设计,苏联装备的米-24同样也是利用了米-8运输直升机的技术为基础,这两种直升机对成熟动力和新机体的综合在技术上获得了巨大的成功,证明了利用通用直升机的核心技术完全具备发展武装直升机的条件,利用规格适当的通用直升机发展专用直升机在技术上也不存在大的难度。刚才提及的AH-1武装直升机一度被认为只是过渡产品,然而试图替代它的直升机来了又去,AH-1却历久弥新,“眼镜蛇”的最新型号已经发展到了AH-1Z,堪称武装直升机的经典之作和战场常青树。

  在未来的战争中,武装直升机还将继续作为“树梢高度的威慑力量”存在。而且用直升机执行运输和战斗执勤任务,也必须由武装直升机提供保护。另外在对付恐怖主义的散兵游勇方面,武装直升机的效果也非常好,对于刚刚起步的中国陆军航空兵而言,虽然对机型的使用要求它在技术和性能上要有一定的先进型,但还必须要有可行性,即要符合国内直升机工业的现有的基础条件,还要考虑其经济性,也就是说要考虑国内目前的经济承受能力;另外为了满足迫切的需求,其研制周期也不能太长,这就要求对多方面因素甚至矛盾进行合理折中,有些高要求看起来是合理的但实际上不一定合适,会在型号的研制周期、机体重量等方面付出太大的代价,相反如果将技术指标订得过低,就可能无法满足未来的作战需求。

  武直-9并不能满足中国陆航的现代需求

  “武直-19”的出现后,限于资料我们无法详细了解它的具体情况,但这并不妨碍我们对它的出现做一些基本分析:随着地面防空火力的快速发展,炮射导弹、反坦克导弹都把打击直升机作为了基本功能之一,传统的披挂着厚重装甲的重型武装直升机地位逐渐下降,而注重探测及主动防御的轻型武装直升机正在越来越受到青睐,“武直-19”由于其沿用“武直-9”的大部分图纸和最主要的动力及传动系统,并且将航电火控系统用现有的技术予以脱胎换骨,移花接木,以其战斗力可以达到AH-1晚期改进型的水平,从而实现与“武直-10”高低搭配的效果,从而达到迅速扩充我陆航专用武装直升机机群规模的能力。“武直-19”不但在技术上与“直-9”一脉相承,而且中国陆航已装备“直-9”多年,有着丰富的使用、维护经验。装备“武直-19”有助于原装备“武直-9”的部队迅速提升战斗力,而且可以最大限度利用“直-9”的维护设施,有效降低维护成本,“武直-19”直升机的整体作战能力也许有欠缺或者不足,但是基本依靠国内条件就可以满足基本需要的它显然在技术上更加成熟,当国内直升机高性能动力装置仍然欠缺的情况下,动力系统较有保障的优势将会在保证装备供应和战斗力方面发挥巨大的作用。

   “武直-19”未来发展型号展望

  1、侦察直升机

  作为空中武装侦察平台的直升机,最适合的发展思路是采用一种军民两用的通用直升机平台,而且应保证未来有充分的拓展能力和发展空间。在历次战争中,轻型直升机轻便灵活的特点、情报搜集和火力支援能力令各国军方感受颇深。在“科曼奇”以及随后的“ARH-70”项目相继下马后,世界各国的武装侦察直升机探索之路突然失去了一个很好的标杆,对未来新型武装直升机的研制也越发慎重。美军的教训表明,对比较经济实用的民用或武装直升机实施改进来解决当前的急需,并尽可能使武装侦察直升机和其他军用直升机有较大的相通性以减少研制和装备成本。日本研制的“OH-1”侦察直升机则是具备攻击直升机和侦察直升机特点的先进机型,且OH-1在总体布局和旋翼系统的设计方法上与“直-9”有着很多的相似之处。OH-1采用了两台中等功率的发动机和与直-9类似的涵道尾桨,具备了与直-9类似的低噪音、高安全性和高速飞行性能,对我们发展侦察直升机很有参考意义。根据俄罗斯《纽带》网今年2月13日报道:近日在中国网站上首次出现了一张改进型“武直-19”攻击直升机的照片。与此前出现的“武直-19”不同的是,这架新出现的直升机的旋翼顶端安装了一部毫米波探测雷达。在国内某单位的一个展示模型中,我们同样看到“武直-19”装备了被称为“蘑菇”的毫米波雷达,毫米波雷达广泛应用于导弹制导、目标监视和截获、炮火控制和跟踪、地形跟踪等方面,这样我们可以窥见“武直-19”的侦察能力的发展,如果未来发出其侦察型,那么作为重点执行侦察/观察和配合武装直升机作战的侦察直升机,将成为我军陆航直升机作战部队装备体系中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

  2、舰载攻击直升机

  在高科技时代,海战正向立体化、多层次发展,世界其他大国普遍装备有舰载武装直升机,2011年5月底,法国总统萨科齐和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宣布,两国已就法国向俄罗斯出售四艘“西北风”级两栖攻击舰一事达成“最终协议”。随后俄国防部公布将订购最新研制的卡-52K舰载攻击直升机,计划在2014年之前用于装备进口自法国的“西北风”级两栖攻击舰。我国之前发展舰载武装直升机的思路是:一机多型、一机多用,大力发展多用途、综合型舰载武装直升机。而未来可能发生的类似于东南亚国家对中国主权侵犯可能引起的局部海上冲突将成为中国海军面对的主要挑战。在低烈度海上冲突中,岸基航空兵只适宜于短时迅猛突击,不宜持续留空,而水面舰艇却要长时间地巡逻于冲突海域,如果水面舰艇配有火力强大的攻击直升机,从小轻型护卫舰到大至驱逐舰等均可使用,不仅可为陆战队登陆提供火力掩护,也可直接对敌方目标发动精确打击,在海上冲突中将对敌方舰艇形成强大的火力威慑。从现有的资料分析,中国即将发展出自己的直通式甲板两栖攻击舰(俗称:直升机航母),舰载机也是确保我海军两栖突击能力的重要环节。这将进一步要求我们的舰载直升机的机载设备和武器向操作更简便、看得更远、打得更准的方向发展,攻击威力更要大幅提高。我们在“直-9”系列舰载直升机的装备及使用上已经取得了非常丰富的成果和经验,“武直-19”若能衍生出其舰载型号,以上需求将迎刃而解。

编辑:安徽国防
主办单位:安徽省国防教育委员会办公室 E-MAIL:ahgfjy@sina.com 网站备案号:皖ICP备14005262号
版权所有:安徽全民国防教育网 技术支持:中安在线